【催眠心得】面對媽媽、我願意支持我自己

台北 陳小姐

這是我第二次找妍靜催眠,還是跟第一次一樣,收穫滿滿。

記得第一次催眠時,我正處於一個困境:國考是否要繼續考?畢業後,陸陸續續考了很多年,一開始,先以全職考生身份專心念,幾次沒考好之後,擔心太久沒工作與社會脫節,又開始工作幾年,沒想到工作吃重到無法唸書,但也就在這樣「痛苦的舒適圈」中浮浮沈沈好幾年,每年的國考也只是繳報名費安心而已,彷彿對自己有交代,其實根本完全沒準備,只覺得生命被綑綁到動彈不得。慢慢地,每次考完放榜,第一個擔心的不是「我有沒有考上」,而是「我要怎麼告訴媽媽」,而陷入無限痛苦的迴圈。

當時剛好有機會,讓妍靜幫我催眠,也就是藉由潛意識溝通,了解了自己「其實已經不是在為自己做這件事情」,也許一開始是的,但是現在已經不是自己「心之所向」,也讓我在徬徨的人生中,把自己的心緒整理清楚,決心朝自己要的、新的方向重新開始,照自己想要過的生活,勇敢的去邁出下一步。

Purchase this image at http://www.stocksy.com/82706

而這次的催眠,我心裡知道童年是我需要療癒的那塊,但也很好奇前世。跟妍靜討論後,建議我先朝童年原生家庭下手,因為這對每個人的生命是最直接、最重要的。我想到早上出門前才跟我媽吵嘴過,也不知道為什麼,媽媽問我去哪裡,我其實也沒去不好講的地方,但就是不想講,隨口故意語焉不詳,然後立刻出門,覺得對這種問話很反感、很抗拒,媽媽當然很不爽,覺得我都不告訴她,是不是要去做什麼不好的事(她覺得非關念書、賺錢的都不是好事),也因此,看到我媽媽就不想直視她眼睛,因為覺得壓力很大,所以晚上盡量等她睡了才想回家等等。所以,就決定朝童年原生家庭回溯的方向進行這次催眠了。(如果對催眠沒有方向,或不知道怎麼開始,妍靜會先幫助我們理清大概的方向,很讓人安心~)

妍靜說,讓潛意識幫助我們調出需要的畫面,潛意識很聰明,只要我們願意面對,會跳出我們最需要的畫面。

開始進入潛意識,一開始出現了我以前某個住過的家。我在客廳,走進來一個女人,全身上下黑壓壓的,看不清楚她的長相外貌,只覺得陰側側的,問她是誰,她說她是女鬼,跟我說她不喜歡我,要我離開這裡,我覺得非常害怕。後來,媽媽來到現場,我跟她說,有女鬼,不喜歡我們,我想搬家不想住這裡。但是媽媽說我胡說八道不要亂講,因為媽媽看不到感受不到,她不相信我,覺得我胡亂批評她租的房子不好。

而當年,那是個我不喜歡的家,記得媽媽要租這間房子前,我並沒有去看過,她自己一個人去看了、一個人決定,那個時候我好像是小學升國中。記得我第一次看到那個房子,我就跟媽媽說,「看起來好陰森喔」,結果媽媽回答我:「胡說八道不要亂講」。此後,我只要離開那個客廳到後面房間、書房、廚房、廁所,都非常害怕,因為要經過一個長廊,有一個轉角,每次我都要壓抑那個恐懼的心,頭腦盡量斷片,告訴自己,不要想,頭腦放空,心也放空,在那一刻不要感受任何情緒和感受,就不會害怕,就可以繼續去上廁所、去書房唸書等等。尤其是書房窗戶外面,有個黑壓壓的天井,我在那裡唸書念多久,就要一直努力長期把恐懼壓掉,雖然恐懼還是會一直襲來,從各個地方冒出來,最後唯一的方法就是讓頭腦和心放空、斷片,讓自己變成毫無感受的人,這樣才能舒服點。(事實上我做過兇殺案的夢,妹妹曾經真的遇過鬼)

妍靜一開始請我跟我媽媽對話,把我當年被忽略、後來幹脆不講的話告訴她,告訴她我一直在恐懼之中,告訴她我對於她忽略我告訴她恐懼的這件事很生氣,覺得她不相信我我也很不爽,把我所有複雜的情緒都告訴她。

在這個溝通的過程中,妍靜發現我對媽媽感覺好像心死了,覺得說什麼好像也沒有用,也不想感受這樣被她對待的感覺。於是妍靜引導我,進入自己的「心」,去看自己的心長什麼樣子,如果想怎麼樣整理自己的心,可以自己依照喜好整理。本來心只是普通肉色,我把心變成我喜歡的、很像北極看極光的玻璃屋,很美的冷調世界。妍靜請我打破這個很美、美的虛幻的玻璃屋,竟然出現了千瘡百孔的、一堆像黑黑蛀牙的黑洞,在肉色的心上面,看起來很噁心,這才是心的真相。

妍靜問我:想對這樣這樣的心做什麼?我說我想救她。於是心化成一個小孩,是個很可愛的小女孩,睜著圓圓大眼睛,小小的,但仔細看,她站不穩,因為她是沒有右腳、只有左腳,從肩膀以下失去臂膀的小女孩,唯一的那隻左腳,還在努力支撐的發抖。她是位殘缺的小女孩。

妍靜引導我我問小女孩,失去的肢體分別是什麼,她回答我:右腳代表「穩定」、左手代表「支持」、右手代表「溫暖」。我覺得她很可憐,很難過,妍靜引導我依序幫她接上,讓她回到完整的狀態,她終於站穩了,不再發抖,很安穩的站在地上,而且全身發光,像無敵星星般閃閃發亮,我看了覺得很安心、很開心!終於已經連接回來完整的小女孩,長大變成一個人,一看,是我自己。

原來,從小我因為不想去體會「各種不想體會的感覺」,包括恐懼、不被支持的痛苦、被誤解的憤怒、委屈…等等,而以拼命壓抑、不去體會,甚至乾脆切斷感覺的方式,讓自己不痛苦,彷彿真的不痛苦了,但是,長期沒有宣洩、疏通這些情緒,反而變成更嚴重的身心靈問題。以內在來說,被媽媽不信任,久而久之也不相信自己,害怕犯錯,害怕太用心感受反而會受傷害的不安全感,反映在外就是常常感到焦躁、容易緊張,久而久之造成自律神經失調等身體上的不舒服。

然而,妍靜要我看著小女孩變成的自己,我不太想看,覺得剛剛的小女孩可愛多了,驚覺我什麼時候那麼不喜歡現在的自己?竟然連看都不想看?於是,妍靜帶我回去看第一次心靈受傷時的小女孩她,躲在角落瑟縮的很可憐,我只想救她,給她支持,瞬間忽然感受到對她滿滿的愛,原來,其實我應該是很愛自己的,只是不知道在何時,也許是經過了長時間陸陸續續的傷害, 漸漸的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很糟,不值得被愛,漸漸的長期自己都不斷批判自己,最後連自己都不想愛自己了。

妍靜引導我把孩子放到自己胸口,跟自己合而為一,瞬間覺得心裡不再空空的,無論外界如何,自己永遠都可以成為自己最大的支持、最好的朋友、永遠的陪伴者。感覺心變得強壯,也變勇敢了!

最後,再回到剛剛那個客廳有女鬼的場景,在媽媽面前,面對媽媽,把當年沒有講的話講出來,並且釋放對媽媽的情緒,原來,我現在會討厭她說話的方式,好像在質問,讓我很反感很抗拒,就是有這些不被信任、不被支持的童年經驗長期累積而來。

上面的部分釋放的差不多了,後來妍靜又帶我到另一個童年創傷:小一、小二左右,因為犯了媽媽認為的錯,被媽媽說要:「斷絕關係!從此什麼都不要管妳了!也不幫妳處理上學、便當什麼的事!」想當然的,那個小小的我,嚇死了,慌了手腳,想說怎麼辦、我沒有媽媽了、沒人要理我了、我要被丟掉了、我會不會活不下去了!(p.s.這種話很多人都從媽媽那裡聽過吧!真的很要不得的話啊!雖然這件事約3天後結束,媽媽又理我了,但我已經受傷了)

媽媽的脾氣很硬,爸爸去勸都沒用,只能默默取代媽媽幫我弄便當、穿衣服鞋襪….。這種恐怖的被遺棄、不知所措的感覺,妍靜也幫我處理、釋放,並且找出支持我的人:「爸爸」(現在爸爸已去世),讓我表達對爸爸的感謝,讓爸爸成為我內心永遠的支持,雖然爸爸已經不在世上,但只要我需要支持的時候,他永遠住在我內心裡默默支持我,原來我們從來不曾分離過,以後也不會分離(我覺得我因為爸爸去世、跟他分離的傷心,也得到安慰和療癒,有爸爸的支持,彷彿就能隨時充滿勇氣)。

這部分因為時間關係,還沒對媽媽釋放完全,催眠預定時間到了,童年果真是不容易一次清理完成啊!妍靜叮嚀我,今天先就心靈部分去轉變,媽媽這部分還沒完全處理完,以後還是要找機會處理,童年的創傷,甚至到前世,常常一次無法處理完,想想從小到大發生了多少事啊!但是可以好好的把自己分割出去的「心」、分割出去自己靈魂的碎片撿回來,就是最根本、最重要的。

妍靜不只是催眠師,她有深厚的身心靈背景知識,也有許多人生經驗,總能在催眠前、後都給予精準而中立客觀的諮詢建議,我覺得這是催眠師很難得的素養,很多人是做不到的。只有長期培養出生命厚度的催眠師,才做的到,但這真的可遇不可求,真心推薦棒棒的妍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