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愛共舞 (2/4)- 看見自己

— 我如何走出感情創痛,迎向心的自由



(本文同步刊登於 新靜心雜誌第二期

第二部 - 看見自己

為愛折磨的那些年,我的身心狀況非常不好。當時的我不明白,這些狀態其實是一種警訊,我的身體和心靈,一直在提醒我不能這樣下去:

■ 心臟痛、頭痛、暈眩、昏倒

以前覺得電視、電影只是演戲,那些因心理創痛昏眩的情節很虛假。直到我親身經歷,才知道是真實存在的。因為外遇事件崩潰痛哭、嚴重時甚至昏倒急診,我做了各種健康檢查,抽血、心臟超音波、腦部斷層掃描……,沒有一個能找出身體哪裡有問題。原來心理上巨大的創痛,也確實會影響身體層面。

失眠、清晨驚醒、多夢

這狀態持續了很多年,直到分手後、當我開始療癒自己,才漸漸好轉。

當時我會半夜拖到非常晚才睡,也常哭著睡著,睡沒幾個小時就驚醒查看手機,問他回家了沒。害怕一旦我睡著,他就去外面跟別人幽會。我每天都睡不好,越來越嚴重,最終完全影響我的精神狀態。

■ 疾病、婦科問題

長期下來,我的體力、抵抗力變差,生理期開始容易疼痛、不適,甚至平常也開始會發燒、生病。但現在療癒自己以後,一年可能連一次感冒都不會有,差別真的很大。

■ 專注力渙散、無法閱讀

既然大學念法律系,國家考試便成為好似必經的過程。但在感情與各種壓力下,我完全無法專注閱讀,常會跳行、跳字,無論多努力集中精神,也是徒勞。

因為無法正確依序看完題目,導致同一個選擇題,我必須來回看三遍以上,最後索性放棄考試了。大概整整七年,除了漫畫以外,其他文字性的書籍、報章雜誌和網路文章,我都無法閱讀超過一分鐘。

■ 精神緊繃、嚴重焦慮

只要他一講電話,我便忍不住聽他的口氣、內容,忍不住去聽對方是男是女?只要他晚上有聚會,就恐懼著他是否去跟其他女人約會?一旦他說會晚回家,我就嚴重懷疑他根本沒回家……。恐懼淹沒了我,讓我神經緊繃、極度焦慮恐慌,我完全失去原本的自己。

■ 自我否定、失去自信

那段時光裡,我把自己的價值,全然建築在他身上。如果他跟別人曖昧,我便認定是自己不夠好、他才無法對我專一。我變得自卑又自責,完全不相信自己有優點,不論任何人肯定我都沒用。我覺得自己是個失敗者,認為這世界上不會再有人愛我。

■ 麻痺自己,忽略真實的感受

因為太害怕被拋棄,我開始背棄自己的心,隱藏、扭曲真正的心聲。生氣時我卻會說「我很難過」,難過時卻說「我還好、你開心就好」。當我心裡其實很介意時,嘴巴卻說「沒關係」。

過去愛笑的我,開始遺忘如何真誠地笑,當我笑的時候,卻隱隱感覺內心在淌血。我不開心,但我不敢表現出來讓人知道,當我感到難過,只能不斷勉強自己「沒關係、你要勇敢、你要努力」。

我離自己的心,越來越遙遠。

■ 性格扭曲、情緒勒索

我覺得自己付出那麼多、那麼愛他,但他還是外遇、做對不起我的事,內心越來越不平衡。我開始故意講一些話刺激他,然後再裝做自己很委屈。我開始對他情緒勒索,問他「是否我割腕、開始傷害自己,你才願意跟那女人斷絕來往?」、「你知道你正在毀掉一個人的人生嗎?」……。

後來回想,其實這正是我不願對自己的生命負責,而出現的受害者情結。

■ 不正確的紓壓,創造惡性循環

過去,我們常去逛街、砸錢買東西、超額消費,透過短暫的爽快感,填補心靈深處的空虛,最後換來的是面對帳單的焦慮。

我沉溺於手機遊戲,藉此麻痺自己,甚至曾花超過六千元儲值、克金。而他花了所有下班後的時間,沉溺於打牌、麻將,找各種理由跟朋友廝混、喝酒,把生命塞滿看似紓壓的〝休閒娛樂〞,也讓自己體力完全透支。

我們找不到正確釋放情緒和紓壓的方法,導致各種惡性循環,生活品質簡直糟透了。

■ 對生命無感、對未來絕望

我開始麻痺自己,失去對生命的熱情。我不想嘗試新的事物,假日只想倒頭睡覺,除了關注他有沒有外遇、身體是否無恙外,沒有任何一件事可以讓我「為自己」付出行動。

我的心,漸漸凋零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