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愛共舞 (3/4)— 療癒自己

— 我如何走出感情創痛,迎向心的自由



(本文同步刊登於 新靜心雜誌第二期

第三部 - 療癒自己

分手後,我每天以淚洗面、無法成眠,因為我不想讓大家覺得他很差勁,所以我沒有對外宣泄、反而是每天找他訴苦。或許他真的愛我、也或許只是覺得虧欠,他斷斷續續聽我崩潰、訴苦了幾個月,我還心存依戀。幾個月後,去他家照顧共同養的貓,發現我存在過的痕跡幾乎消失、多了第三者的用品,我又再度歇斯底里的崩潰了,他斬釘截鐵回說:「我們都已經分手了,你還想怎樣?!」。

這一句話,終於打醒我。我必須認清、面對已分手的事實。問題是,我該如何走過這個創痛?

我也曾試著看書學習紓壓、如何走出情傷……,但那些對我似乎不起任何作用。我無法專注於文字,即便能短暫專注,卻一個字都看不進心裡去。尤其很多書上寫著要「正面思考」,我不禁納悶,難道過去我還不夠努力、不夠忍辱、不夠正面嗎?

■ 面對真實的情緒,允許自己流動

分手後大約半年的時間內,我談到這段感情會哭、遇到跟他認識的朋友會哭、看臉書會哭、聽歌會哭、去KTV唱歌更是哭的淒慘。我很感謝陪我走過那段路的人,也或許幸好有宣洩,我才沒有真的出什麼大事。

但後來因為看了某些網路文章、書籍如何走出情傷的教導,我開始用那些觀念告訴自己:「分手是件好事,沒什麼好哭的,你要勇敢!」。問題來了,我後來漸漸是真的不會哭了,但也莫名的不會笑了!

當我發現自己失去了笑的能力,我變得更難過……不斷思索到底為什麼把自己搞成這樣?為什麼剝奪自己開心活著的權利?

因緣際會下,我開始接觸一些身心靈的資訊,我簡單的認識精油芳療、脈輪、冥想,我感覺對穩定自己有一點幫助,但改變幅度有限,我還是像一灘爛泥,失去生命的溫度。

讓我開始有「活過來」的感覺,是某次參加「靜心推廣與心靈成長協會」的療癒活動。

那時,雖然我已是「對情緒無感、對生命冷漠、心如鐵石」的狀態,但老師開始引導我們感覺、回顧自己內心時,當音樂一下,我原本壓抑心底的情緒整個大瓦解,我痛哭失聲、久久無法自己,對自己的憐惜和愛,瞬間奔騰湧出。

儘管流著淚水,但我深刻明白:「我仍是被愛支持著、我沒有背棄自己想要好好去愛的心願,雖然我受傷了,但我真的努力了、我真的盡力了」。

■ 挖掘更深層的情緒

持續療癒悲傷情緒之後,我出現了卡關,我好像始終無法完全放下他。

在一次僻靜營的療癒中,我又想起了他,但卻哭不出來。這時沈伶老師說:「挖掘最深的你!最真實的你!」,只見同學們開始宣洩情緒,我一直很焦慮:那我呢?什麼是最真實的我?

後來我決定豁出去了,我開始正視那段感情裡,我嚴重扭曲、扮演受害著的狀態。我瘋狂的謾罵、宣洩各種憤怒,當把心中的不滿全然說出,真的超級爽快的!

原來那些讓自己當好人的偽裝,卻是造成自己卡住的原因!那一刻我明白,我再也不要當悲劇女主角了,我不要演了!我找到可以改變生命的出口了!

■ 與潛意識第一次對話

為了幫助自己回到較佳的生活狀態,我也嘗試了催眠(潛意識溝通)。

透過沈伶老師的引導,我很快的進入潛意識狀態。第一個在潛意識遇到的人,就是我的前男友,瞬間濃濃的哀傷滿溢,那種難過到全身顫抖的悲傷,真切到現在都難以忘懷。

整個催眠過程中,我看到自己在不同時空背景下,我們有各種不限情侶關係的關聯性,而我卻一次次的傷害、背叛他、或冷眼看他遭受殘忍對待。在了解這些過往歷程後,我開始明白,在我過去造成那麼多傷害的情況下,也許他沒勇氣跟我走完這一生,也似乎是可以理解的。

那次催眠結束前,透過老師的引導,重新與他的靈魂見面、對話後,我感覺如釋重負。催眠過程中流的淚,彷彿把那段感情的悲傷心結帶走,我發現自己真的漸漸釋懷了。

■ 走出療癒的迷思

在療癒自己的過程中,我曾一度覺得哪來那麼多情緒、怎麼好像療癒不完?

因為過去的壓抑自我,導致累積太多負面情緒,好比一個房間堆積滿垃圾,要先移除障礙物才能拖地,需要階段性的清理。清理心靈也是一樣,在面對較大的創傷時,也許需要透過專業的引導,層層剝開、完整釋放。

後來我也發現,與其害怕痛苦或抗拒面對自己而少量釋放,不如鼓起勇氣卯起來打掃,很快就可以清理乾淨了呢!

此外,療癒並非強迫自己遺忘,而是當徹底釋放情緒後,你依舊會記得發生過的事,但它不再困擾你、絆住你的人生!我明白我仍擁有那些酸甜苦辣和幸福記憶,但在走過療癒的旅程後,我清楚知道自己已經穿越那個創痛,並得到寶貴的滋養,深刻感覺跟自己心更靠近,我學會認同自己、疼惜自己、愛惜自己了!幸福感其實反而大幅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