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心得】不公平,為什麼我一定要努力

這是我第一次體驗,當初會想來催眠是因為我隱隱感覺到這幾年的自己,對於生活提不起勁,也許有光鮮的外表、不錯的工作,但我非常缺乏自我認同的存在價值。我不再是小時候那個愛笑自信的小女生,反而缺乏安全感和熱情。當然也很多人跟我說這就是長大的代價,這種症頭每個人都有,不用太在意。但我認為應該為自己努力,找出療癒自己的方法,長大不代表要失去一切美好的東西。於是在一個舒適的午後,我把自己交給Ann,展開這個神奇特別的催眠體驗。

Ann在進行催眠前,有先跟我說明「行前須知」,讓我稍微了解待會的過程,整個空間舒適安寧,讓我很放心。剛躺下深呼吸的時候,Ann要我想像一台像光一樣的掃描器,機器照到哪裡就放鬆哪裡。我才剛調勻呼吸,都還來不及懷疑自己是否可被催眠時,腦海裡突然就出現了一台很像機場掃描旅客身上金屬的那種掃描器,機器隨著Ann的引導由上往下讓我逐步放鬆身心,真的很神奇。接下來是想像樓梯和門,樓梯也是馬上就出現,而且顏色和材質都是很明確的,我的樓梯是往上走的,到底會看到一扇門,打開門之後,就正式進入了整趟旅程。

在這一個半小時的催眠過程中,我最印象深刻的有幾個畫面。第一個是我在十七世紀的歐洲,身為創立船隊的年輕老闆,富有才華與野心。那時是深夜,我站在山崖邊看著深黑色的大海,耳邊狂風呼嘯,全身被海風吹得冰涼,極力瞪大眼看著海平面,滿心的恐懼,最後在我快要崩潰的時候,似乎看到了一艘升著黑旗的海盜船駛近岬角後又慢慢遠離。

看到這個畫面時,我當下雖然知道那一世的我當時很恐懼,但感覺也很像第三人在看電影那樣很客觀,直到催眠完和Ann討論時,我才感到後怕。因為我從小就很害怕在夜晚到海邊,我討厭看不清的、黑色的水面,連聽到水聲、浪濤聲都不行,不知道是不是跟這一世的遭遇有關。

另外一個畫面則是船隊出了事,在其中一艘船上的弟弟遇難了。看著他被從船上抬出來到沙灘上,剛開始我的情緒還是停留在比較理性平靜的部分,因為我深知這一世的我非常以船隊的經營為重,不太關心家人,每個決定純粹都是以利己的角度思考,讓弟弟上船也是因為他從小就很崇拜我、聽我的話,而我也需要一個強壯的水手押船。但隨著Ann的引導,重複問我有沒有什麼話要對他說、珍惜跟他最後一次的道別…,我的眼淚不曉得為什麼就突然奪眶而出,即便我內心沒有很悲傷,但眼淚就是不停地流,直到後來我的情緒才跟著進入,最後道別的時候真的好難過。這段流淚的過程我自己當下就覺得很吃驚,因為我通常都是憤怒地抱怨,不太會悲傷地流淚,甚至也不太願意讓別人看到我哭,壓抑久了之後,這兩年有的時候就連真的想放聲大哭也實在哭不出來,但當下我感受到眼淚是真的用噴出來的。

最後一個印象深刻的場景是母親重病的床榻前,我答應她會努力成為一個很優秀、能帶給她榮耀的人,但畫面一轉我卻開始抱怨起父母親,認為他們對我和其餘手足總是兩套標準,我永遠是那個理所當然應該優秀的小孩,我的努力換不了幾句鼓勵,反而只要成果稍稍不如要求,父母便開始責怪、嘲諷,而其餘手足卻可以無憂無慮地享受平凡的生活。一發現是這樣的場景時,我其實很震驚,因為這個將來會創造船運帝國的少年,現在抱怨的問題在我這一世中仍舊存在,我這十幾年跟雙親的關係一直都陷在難以理清的泥淖困境中。原來就像Ann事後說的,每個靈魂都有要學習的課題,創傷如果一直不面對不療癒,即便換了一世,仍舊要想辦法面對。

這次催眠的體驗,讓我學到最多的就是表達自己的感受,很多時候我剛看到畫面時心裡都很平靜甚至是麻木,但隨著Ann徐緩輕柔卻堅定的引導,我慢慢可以挖掘自己的情緒,探索更內在更深層的感覺。事後回想起來,才深深發覺原來情緒是有很多層次的,不是一句「我很生氣」就能夠概括的,但我有多久沒有這樣正視自己的情緒並且好好聆聽了?繁忙緊湊的生活與工作,養成我俐落果決的思考模式,說話語速快,就連情緒轉換也快,不希望負面的人事物影響我太久,所以常常用跳過或冰封的方式處理,甚至可說憋在心裡當作沒事。久而久之,我對於把自己的感受好好表達出來感到很困難,總是只能用上一兩個蒼白的詞彙,但明明心裡就是五味甚至八味雜陳的。這個問題也在催眠中發生,而在Ann幾次的引導之下,我慢慢可以敞開心胸,剝洋蔥般地去說出自己的想法,當然還是有很多的顧忌,所以沒有很放得開,不過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催眠真的跟我想的不一樣,它其實是一個幫助我們自己跟內心對話的方法,當最後我跟我內心的小女孩擁抱完,說好她會一直陪著我提醒我後,結束催眠時那股內心的暖流很幽微但又很踏實,我知道自己擁有更多勇氣了,謝謝Ann引導我體驗了這次的催眠。

2019.11.13 W小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