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催眠心得】為何生命要做如此安排?學習「謙卑臣服」

-新北張同學-

  妍靜引導的聲音很響亮,像是自帶麥克風,很有力量但又很溫柔。

  在引導過程中,妍靜直接引導我走向下的樓梯,這對我非常有幫助,因為如果任由我主導樓梯方向,我的樓梯有很大機會是往上爬然後就到外太空或城市上空等虛無飄渺的地方了。但可能自身勇氣不足,我的樓梯有些蜿蜒,然後我來到了地獄,眼前出現一道鐵牢般的柵欄,我進入了柵欄內,赤腳踏在茅草堆上,那是暗無天日的牢房,牢房上有一個細細的窗口,隱約透著日光,我穿著囚服,頭髮散亂、蓬頭垢面,外面有個鐵面東方的武士,只露出一對細長的眼睛,告訴我,殺人放火的刑期到了,我該出來了。原來是我殺了當時的媽媽。

  後來我們試圖去回到那個時刻,但我回到的那刻,當時我是疑似草原上的游牧民族,我是個貴族後代,女性,牽著一匹白馬,下一刻,因為戰亂,我面臨亡國,白馬中箭受傷,我跪在馬旁,感受自己的悲涼、孤獨,諾大天地只剩自己一人的感覺,還有看著馬,看著馬雪亮的眼睛,感受對馬的心疼並對馬說了很多話,因為馬是我相依為命,從小一起長大的夥伴,然後,我自以為是地做了一件錯事,為了減輕馬的疼痛,我拔出了馬身上的箭,但卻加速了馬的失血與死亡。妍靜知道我對白馬有愧疚感,便引導我和白馬互動、回顧我和白馬的回憶以及白馬的死亡。

  在白馬死亡倒數時,我感受到自己對失去牠的痛苦、對未來的無助,覺得自己只剩牠了,不能沒有牠了,尤其是自己只剩白馬了,為何連白馬都要被剝奪、搶走,覺得老天爺不公平,氣憤、恨老天爺的不公平、不照顧我,覺得自己要的不多,自己沒做錯事,為何要遭受這樣的對待。後來,妍靜便引導我重新經歷所有求不得的經驗感受,所有感覺老天爺在冷眼旁觀、笑而不語的時刻,我感受到自己的無助、絕望、崩潰、再也不想求老天爺、不想再和老天爺有接觸。妍靜要我和代表老天爺的仙翁互動,以便知道為何生命要做如此安排,原來是要挫我精明、善於計算衡量的銳氣,要讓我有更多的挫折,不要讓我覺得努力就能得到是理所當然的事,那是一種幸運,也是很多人合作的結果,要讓我知道努力有可能失敗,也有可能一直努力一直失敗,所以要對各種遭遇的人有同情、同理心。仙翁以四字總結,要我學習「謙卑臣服」。

    後來在互動中,我們請仙翁提示,我在謙卑臣服上該努力的方向,祂告訴我,我過頭了,我變自卑了。我們又問,那該如何在自卑與謙卑中取得平衡?她告訴我「知道自己的不足,但是接納自己的不足」,因為我沒接納自己的不足,而且我無須刻意補足自己的不足,而是有機會再補足自己的不足。祂又告訴我,關於感恩、關於不公平感受的學習方向,尤其是不公平的感受時,要看自己擁有的,但我馬上想起我跟白馬間連僅有的也要被剝奪的經驗…,這過程我又知道,原來白馬生命的目的是要帶給我回憶,而我對白馬的期待卻是與我永久相伴,妍靜引導我去感受並讓我了解這樣是要我學習尊重、不要控制、臣服,並給予我生活中的建議,而這生活中的建議跟自我覺察息息相關,以避免我又重蹈覆轍。簡言之,就是不急著銷售自己的理念,有需要再回應不反應,尊重他人的生命經驗與歷程。

    最後,來到我出生時在手術室那刻,緊接著又回到我投生於胎兒前那刻,我知道了我此生為人的原因,我是來兌現對今生父母的承諾的,我承諾過祝福我今生父母幸福,承諾會當父母的好女兒,甚至我生命的目的就是為我今生母親而活(難怪我今生對承諾或相類事務深惡痛絕),但很快的,我又意識到自己對生命如此浪費、對母親如此自大、自以為是。然後我們在過程中,知道原來我此生的生命目的是要創造自己的價值,而且是從無到有的以自己的獨有創造自己價值,並非以外界事物來提升自己價值。這過程中,我和母親有許多的互動,知道此生我們互為協助,最重要的是妍靜引領我重新檢視我的出生經驗和感受是否有扭曲,感謝妍靜。

    今天催眠過程,沒有完整或精彩的前世大戲,有的是各種不同的片段,每個片段看似無關又相互呼應,也似與今生某種現實心境呼應,但對我都是很重要的臨門一腳(或又像最後一塊拼圖),以「不公平」感受為例,本以為童年經驗是根源,但更挖掘出原來我會憎恨神,妍靜也提醒我可以留意這部分。

    經過妍靜的催眠,我覺得妍靜給我最大的協助,除了重新檢視確認出生經驗和感受是否有扭曲外,所有跟人生學習有關的疑問和功課,妍靜會幫我把問題縮小、化為具體可行的疑問再去互動,避免我互動上鬼打牆,感謝妍靜。

#催眠 #前世回溯 #靈魂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