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心得】前世的我、這世的我

  由於我對於感情及工作甚至是人生的各種不確定,想嘗試一些特別的方法了解我自己,這是我第一次的催眠經驗,帶著很多猜測跟期待,催眠前Ann說了很多關於催眠的時候要放下自己,像看電影一樣去經歷催眠中所看到的人事物,他會引導我找到自己潛意識想解決的問題,大概就像邊看著自己主演的電影,可能是自己的童年或是前世,他一邊跟我聊天這樣。

  聽著Ann的指引,先從呼吸,再從頭到腳的放鬆。接著Ann邀請我想像一座樓梯,問我這個樓梯長甚麼樣子、下上還是向下,並要我走進去想像自己遇到一道門,並且進去這道門,進入意識的深處。

  很奇妙地,那時我感到自己踏入門後掉到一個空間,那是一個晴朗的早晨,我站在一遍白色廣大無邊地地板上,接著景物慢慢地成形,地板變成鄉村的草地,附近有一些房屋跟樹木,確定場景後,Ann引導我想像遠方有個人走來,要我描述這個人,並跟這個人說話,這個人告訴他就我,會在這裡是為了跟我說故事。

  這個故事的開頭,我被拉進殘破不堪的戰場,那時我很害怕並且顫抖,Ann則要我回頭看看,我看到原本平和的鄉村,轉回頭…沒錯這是同一個地方,不過一個平和、一個殘破,下一個Ann問我的問題是那時我正在做甚麼,我驚恐的發現我穿著殘破的軍服,手上握了把槍,剛剛…殺了一個女人。Ann提醒我不要驚慌,了解這樣的場景是怎麼發生的,彷彿我的動作倒轉,回到我衣衫襤褸祈求這個拿著一袋麵包的女人,給我一塊麵包,但是他面帶嫌惡得跑開了,所以…飢餓跟憤怒驅使我捅向他,為了那一塊麵包,之後Ann引導我跟她和解,想像她的靈魂站在我前面,還是那副嫌惡插著手側臉瞪視著我,那時我很害怕,跟他說了一遍又一遍我真的很餓,很需要那塊麵包,她稍微柔和了點不過並不像原諒了什麼的樣子。

  雖然感覺真實,不是我到底是怎麼走到這個境地的呢? Ann接著指引我回到我當士兵這一生人生的轉折點,原來是我熱切說服我的戰友去完成一個實際會失敗的任務,然而我卻提前趴下了,因為我隱約覺得會失敗,我看著他們的屍體,他們的靈魂面帶指責的看著我,Ann進一步引導我跟他們道歉,並問我這些人,有沒有我現實中認識的人,有一個感覺上是我的大學同學。接著Ann要我進一步問他們有沒有什麼話要對我說,他說著:覺得有問題就要跟我說,我不會因為臨時改變而怪你,不過我這麼信任你,你自己卻臨時不敢繼續下去我很生氣,怎麼…好像真的是我那個大學同學說過的話,確實我性格上很會畫藍圖,但是面對實際問題卻會逃避,最後他要我回家鄉吧,可能還有人等著我。

  又是熟悉的場景,我衣衫襤褸的走在路上,前方是一個拿個一袋麵包的女人,不過我發覺我跟他其實認識,我追上他,誠實地跟他說了發生了什麼事,換來的卻是一臉嫌惡,像極了我前女友分手後看我地眼神,那時我到國外交換,他突然提出分手,我極大地不理解、難過、憤怒,覺得這個需要你的時間點,你卻冷冷地走了,我的這些情緒換來的就是那個嫌惡的眼神。

  在那個我當士兵時空裡,戰爭前我跟她關係還不錯,幻想著打仗回來取得成就可以娶她,最後落魄的出現在他面前;現實中,跟前女友關係中的前兩年,是很快樂的,我給了所有我生命中最好的東西給她,花很多的時間陪伴彼此,我希望可以給她以及我自己更好的生活,也很努力的爭取到很多機會,不過我陪伴她的時候越來越沒有耐心了,開心的相處時間,變得充滿壓力,同樣的在我最需要他的時候,她冷冷地走了。

  最後Ann引導我離開這些故事,一個天使迎接我去天堂的等候室,在我當士兵那一世中,因我而死的戰友跟被我殺掉的那個女孩一一出現,一一訴說心理的話,一一和解,一一道別。

  在這個過程中,我理清了自己個性中的缺點,自大、沒耐心、有時會逃避。跟前女友的關係,雙方對於未來期待的落差,我比較能接受這樣殘缺的自己跟不可能再跟前女友好好相處的事實,了解到每一個現實都是自己的選擇,面對人事物要更有耐心,要更勇敢面對自己的錯誤,對於情感要好好陪伴對方,不是忙起來就只剩下塘塞,醒來後我覺得我更能放鬆自信的面對往後的人生。

20191030 Y先生